富二代app2就是这么嗨

富二代app2就是这么嗨 胖子看看跟着布日古德一起来的那此人,其中个穿着十分奇特,瞧那纹路,有点像鱼皮,于是小声向布日古德问道:“是赫哲族的兄弟?”

不料那人哈哈大笑两声,然后用十分流利的汉语说道:“莫日根,赫哲族,听说你们这鱼多,就过来瞧瞧。”

“莫日根兄弟啊,欢迎欢迎。俺最喜欢的就是那首乌苏里船歌胖子拉着莫日根的胳膊,扯起嗓子唱起来。

周围几个人听得直皱眉,河里的小娃子们起劲嚷嚷:“胖子叔,别唱了,还叫不叫人活了 ”

胖子抓抓后脑勺,也不在乎:“一会咱们就去南洼子,保准你到那就不想走。”

说完又看向另外一人,装束更有特色,身后背着长弓,腰间椅着弯刀。身上的皮衣一看就是用抱子皮缝制,只不过应该猎取的是春天掉毛之后的抱子。

手里还拿着一个抱子脑袋,细看之下,却又是一顶帽子,显然是把里面的骨肉去掉制成,十分精致。

胖子一拍大腿:“这位一定就是鄂伦春族的兄弟。”他听王三炮讲过,鄂伦春男子的传统装束中有这种帽子,叫做“密塔哈”连抱子的皮、毛、角啥的都带着,进林子打猎的时候,戴在脑瓜上,是最好的掩护。

那人大概有三十多岁,憨厚的笑笑:“博山桦,鄂伦春族,听布日古德兄弟说,你们这里林子里野牲口多,所以来见识一下。”

胖子见他体格壮硕,行动矫健。心中暗惊:“好家伙,自个林子里的野牲口打没了,跑俺们这来过瘾了,可得管住了,不然真要打死一只东北虎就麻烦了。”

鄂伦春和鄂温克最近,习俗上也差不多,就是以打猎为主,都有自个的语言,不过都没有文字。但是现在也都普遍使用汉语,博山桦的姓氏其实就是从鄂伦春的部族姓氏转化过来,这种情况在其他民族也很常见。

不过自从改革开放之后,山上的野兽越打越少,而且大部分受到保护;河里的鱼也类似,很难见着大鱼,所以这两个民族也就都在平原地区定居,转入农业生产,本民族的特色,正在渐渐消失,这也是他们肯来到这里的原因。

超级清甜笑颜女孩纯净迷人

胖子看看身边这些人,一个个服饰各异,不由哈哈大笑:“今个最热闹,咱们来斤。民族大团结,走回家喝酒去!”

东北的少数民族都有一个特点。那就是见酒比较亲,而且要喝还就的喝烈酒,也算区域特色吧。

“胖子兄弟别急,咱们先到林子里转转。”出乎意料的是,博山桦竟然拦住胖子。瞧他手拉刀把的架势,大有要一显身手的意思。

“先别进山,咱们到南洼子瞧瞧。”莫日根拉住胖子的一只胳膊,赫哲族原来就是以船为家,听说南洼子那鱼类丰富,早就心痒难耐。

博山桦一瞧也来劲了,一把拉起胖子的另一只胳膊,俩人谁也不撒手。多亏胖子体格好,要不非得被他们给扯零碎不可,这俩人的手劲可都不小啊。

正在拉拉扯扯之际,只见从村里晃悠出几斤。黑大汉,正是笨笨它们。天气太热,这几个家伙天天都要到小河里泡泡。

只见博山桦撒开胖子的胳膊,眨眼间就已经把身后的长弓抄在手中。搭上一支长箭,对准前面的胖胖熊。

胖胖熊不知道咋回事,看到胖子在这,乐得一个劲挥舞大巴掌,在博山桦眼里,更像是张牙舞爪。

胖子吓得冷汗直冒,胳膊一甩,把莫日根差点扔河里。然后胖子挺身站在博山桦面前:“老哥,千万别射,那是俺们家里养的!”

“养狗熊,头一回听说。”博山桦放下弓箭,而尼格来则面生惧色。看着晃晃悠悠而来的笨笨它们发呆。要知道,鄂温克族对狗熊十分惧。

四个黑大汉来到近前,傻乎乎的跟大伙拥抱。 查干巴拉倒是没行么,莫日根觉得有点怪怪的,而尼格来更是躲躲闪闪。弄得笨笨它们直纳闷:今个这几位有点胆小啊?

“洗澡去吧。”胖子拍拍它们的大屁股,几个家伙下了桥,噗通噗通跳下河,很快就跟小娃子们在水里扑腾起来。

“看来山里的野牲口真不少啊。”博山桦赞叹了一句,家里都开养了,你说山里啥样吧?

莫日根刚才被胖子一甩,这才觉察到这家伙的力气比他还大。他不但不恼,反到对胖子多了几分钦佩。恭恭敬敬地说:“胖子大哥,那咱们就先去南注子瞧瞧吧。”

“成,顺道把老板叔也叫上。他也是老鱼把头。”胖子领着大伙回家。先认认家门。看到奇奇蹦蹦跳跳的迎出来。莫日根上前在小家伙的脑门亲了一下,惹得奇奇咯咯直笑。一个劲夸莫日根的鱼皮裤好看。

亲吻额头是赫哲族长辈对晚辈的关爱,莫日根对奇奇也有一股子说不出的喜欢,哈哈大笑道:“叔叔一定送你一套鱼皮衣,从帽子到鞋子。”

尼格来则瞧着奇奇发愣,偷偷摸摸把胖子拉到一边:“胖叔叔,奇奇怎么 胖子趴在他耳朵边上:“小丫头凡慨…神赐福的人,不能乱说。” 尼格来一听,立玄把奇奇奉为神明一般,比本族最大的萨满还敬重。本来这次应布日古德之邀,过来走走,而现在,却已经平定决心,要带着族人来这发展。

听说要上南洼子,叶紫和奇奇立发也要跟着,可是就一辆车,根本就拉不下。奇奇有办法,直接跟叶紫骑马去了。

看有马,布日古德和博山桦也都不坐车了,在他们眼里,这种金属壳子,远不如好导骑着舒坦。

坐车的坐车,骑马的骑马,各的其乐,浩浩荡荡来到南洼子。和胖子网回来的时候相比,南洼子显的更加生机勃勃,大大小小的水乌叽叽喳喳,游人指指点点,成为这种生机的发源。

“胖哥,今年这稻子长得好啊!”一见面,王二彪子就说起水稻的变化。

胖子抿着嘴笑”里话:水稻水稻,水最重要,今年的水质变了,当然不同。

车老板子直接把他们领到主河道。一看岸边的芦苇水草,再跪到河边。捧起一把河水放到眼前瞧了瞧。赫哲族渔民莫日根就两眼发亮:“好水出好鱼,可惜啊,俺捕鱼的工具没带来!”

看他一副见猎心喜的模样,胖子点点头:这才是感情呢,鱼水之情已经渗透到骨子里。

车老板子手捻胡须,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小木筏:“兄弟你用啥,那边都有,渣网渔叉鱼竿随便挑。”

“渔叉最好!”莫日根拉着车老板子就,往木筏那边跑。

胖子抓抓后脑勺:“咱们也不能闲着,俺要须笼最拿手。”

奇奇和叶紫一起撇撇嘴:“胖叔叔你就能收拾小鱼小虾米。”

胖子大怒:“今个俺就叫你们瞧瞧胖叔叔的真本事,一点不比赫哲族淡夫差!”说完,把衣服一甩,噗通一声跳下河。

“胖叔叔,我们跟你开玩笑呢。别想不开啊 叶紫还在岸边说风凉话呢,结果被奇奇拉着看水鸟去了:“别理他,胖叔叔是看到天热。下去洗澡了!”

车老板子和莫日根上了木筏,拿起渔叉在手上掂量掂量,嘴里诧异道:“这渔叉肯定是我们赫哲族用的,瞧瞧这上边烙着的图案。”

“这是当年一位赫哲族兄弟送给俺的,俺用了大半辈子喽,可惜现在有点要不动了。”车老板子不无感慨的说道。捕鱼的方法有百样。最难的是渣叉。手眼身法,力量经验都缺一不可。能从水面的波动感知水下鱼类的大小深浅,出叉要精准,手臂上的力量要足。

车老板子别的没啥说,就是眼神和弈量有点上不去。

划动木筏,荡到河心,然后顺流而下。莫日根稳稳站在筏头,目光炯炯,死盯水面。猛然间,手里的渔叉一闪,然后,一条二尺多长的大鲤鱼就已经在木筏上蹦跳。

“过瘾!”莫日根大吼一声,好几年了,没这么痛痛快快地叉鱼。他能够感觉到,河里的鱼类很密集。大鱼估井也不少。

“又来一个大家伙!”看到水花翻动,莫日根心头狂喜,看这架势,应该在百斤以上,不大好对付。

就在他手握钢叉,伺机发动致命一击的时候,水里忽然冒出一个大脑袋,拨浪一下大脑袋说:“自己人,别下叉子啊!”

“胖子?”莫日根惊呼一声,随即又晃晃脑袋,嘴里叨咕着:“网才俺明明觉得是一条大鱼啊?”

胖子咧开嘴,露出一口扛白牙:“大鱼在这呢,已经被俺抓住了。”

说话间,就见他身前的水面一翻花,然后蹿出一个硕大的鱼头。胖子双臂合拢,想要重新把大鱼抱住,只是鱼身滑腻,被它挣脱出去,比蒲扇还大的鱼尾巴,重重抽在胖子的胸脯子上。

啪的一声脆响,胖子前胸就印上一个鱼尾巴的痕迹。大鱼在水里的力量绝对惊人,胖子只觉得胸口如同被大锤猛击一下,一口气没上来。差点晕过去。

这下胖子是真火了,一个猛子又没影了。莫日根看到刚才的那行,鱼头,就知道大鱼肯定有五六十斤。立起来比人还高,在水里。想要赤手空拳制服它,真比登天还难。不用说别的,就是大鱼游水的速度。就算是游泳健将也追不上。

担心胖子有危险,车老板子使劲刮了几下木筏,但是很快就失去了胖子的踪迹。正在他发愣的时候。只听哗啦一声,水里飞出一个硕大的黑影,重重落在木筏上面,差点把木筏砸翻。

定睛一看,只见一条将近两米长的大鱼一动不动横在木筏上,眼珠子一动不动,显然已经死了。

胖子再次从水里露头:“莫日根兄弟,俺们这有大鱼吧。”

莫日根都傻了:这还是人吗?

直到木筏靠岸,莫日根还有点迷糊。奇奇和叶紫看见抓住大鱼。立刻跑过来瞧热闹。围着大鱼赞叹了半天,奇奇的大眼睛这才扫到胖子胸脯那个鱼尾巴印上:“哇,胖叔叔,你这个纹身好酷啊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