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osfulao2

盛七月那张美丽冷艳的脸,放在京城都没有几人能敌得上,特别是眉尖的朱砂痣给添了几分独特风情。

当年京城有不少名媛追随模仿她的时尚,在眉尖点痣,这张脸,就算拿到整容医院都是受到热捧。

大众?何来?

焦蓝沁心知盛初七说的话模拟两可的,不可能会透露出实情,她这次过来也是想看看祁洛清口中的孩子,不抱希望她能推心置腹跟自己说些盛七月有关的事情。

所以,识趣没有再问下去,心底已经笃定,这个小男孩跟盛七月脱不了关系。iosfulao2

盛初七似笑非笑的目光,看着她:“有你这样的好姐妹关心,我姐姐一定会铭记在心。”

“是吗……”焦蓝沁微垂了眼帘,眼底聚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寒光,她的唇角始终蓄着带温柔笑意的浅弧。

……

……

焦蓝沁从盛宅保持优雅姿态走出来,一上车,她就变了脸色,趴在方向盘上,双手紧紧地抵着胸口。呼吸很急,像是快喘不过起来一样。

昔日的一幕幕画面清晰地涌进脑海,呈现在了眼前,让她越发的不知所措起来。

——盛七月!

朦朦胧胧花期少女户外唯美写真

焦蓝沁喉咙噎住了所有声音,这个名字,将她压得感到窒息,现在是,以前更是。

回到幼时,同身为焦家的闺秀,她却因为迟出生了几年,屈身于二小姐的位子,头顶上被焦家大小姐压着她无法翻身。

从小她就知道父母重点培养大姐,尽管她在努力让自己变得优秀,站在光彩夺目的大姐身边都显得资质平平!

恨意,是会生根的。

大姐对她越好,就会让她觉得是被成功者怜悯,恨意就像是丑恶的毒瘤,在心底不断的滋长成熟,从来不会随着时间推移而消散,每一次恨的感觉升起时,就好像是快冲出这副敏感的躯体,做出疯狂的事情。

她这生,先是被妒忌心的挑拨下亲手将大姐推下楼梯,让她身上背负了一条人命。

后又看到母亲因为私生子独自躲起来抹泪,她杀过一个人,就不再会去在乎会不会多一个无辜的幼儿。

何况想到在家里的地位会被同父不同母的弟弟取代,那她大姐让位牺牲就是一个笑话。

所以,不能让他活下来。

……如了焦蓝沁的愿,没了大姐和弟弟,她便成了焦家重点培养的女儿,受尽了别人羡艳的目光,她以为,以为将来的路会再也没有了绊脚石。

谁知,却出现了盛七月!

这个一出生就被众星捧月,高贵而优雅的盛家大小姐。美的带有攻击性,傲慢有个性,凡是有她在,第一必是她。

能首居贵媛榜第一,将她活生生挤到了第二的位子,这让她怎么能容忍的下来?

……

焦蓝沁表面和气与她交好,实则内心却妒忌死了她,得知盛七月很快被送出国求学,是欢喜的,却没想到每当她回京城,都会在贵媛圈掀起一阵热潮,轻易就将她的热度盖了过去。

失而复得,得而复失的滋味不好尝,真的是恨死了她的存在,这样埋藏在心底隐晦的心思维持了好几年,焦蓝沁想,她尽管在嫉妒,也没有想过动手把盛七月杀了。